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我的絕色總裁老婆 > 第1002章(三)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01961839.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這個所說的真正的離開了,這個到底是什么意思,他還真是不知道的,這段話時間以來,發生了太多的事情,就算是自己不想要承認,但是必須要弄清楚,之所以會發生這些事情,大家的目的其實都是一樣的,只是為了李妙顏的幸福。

    “你知道嗎?我從前想過一千種,甚至是一萬種可以和李妙顏一起好好的相處的機會,但是我儼然是沒有想到,到了最后竟然是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有的時候我總是覺得或許那個時候只要是稍微用點心,就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司徒一空松開了自己的手,然后注視著陳儀,現在的陳儀已經不是當年的那個陳儀了,他知道陳儀已經盡力了,就算是自己不想要去承認什么,但是這都是現實之中存在著的事情,但凡是想到這里,現在便是無比好笑的看著對面的方向,說道:“李妙顏說的對,如果連她都不相信你的話,那么這個世界上,能夠相信你的人,大概是少之又少的吧。”

    陳儀迅速瞪大了眼睛,如果自己方才沒有聽錯的話,那么他方才說是李妙顏說的,李妙顏說的是什么,現在陳儀迅速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看著對面的方向,突然之間緊張去起來,說道:“你說是李妙顏?”

    看樣子這個人現在還不知道這些話,司徒一空點了點頭,司徒一空原本是不想要讓對方知道這些事情的,但是左右一想,或許讓這個人知道了,總是比不知道要強很多。

    “我想了很久,我覺得還是應當讓你知道的,就算是你做出那樣子的事情來,就算是現在已經跟別人訂婚了,但是李妙顏還是不肯相信,現在李妙顏還是以為你還是過去的那個陳儀,你一丁點都沒有變,你也還是過去的那個你。”

    是啊,他的確是一丁點都沒有變,原本以為最不相信自己的人應當就是李妙顏了,可是萬萬沒有想到,現在最相信自己的人,才是李妙顏。

    “我真的是沒有想到,我總是覺得或許我最應當給李妙顏一個交代,只是我不曾想到李妙顏還是會選擇站在我這一邊,現在最痛苦的人應當是李妙顏吧,司徒一空,你真的是對我放心嗎?”

    是啊,是真的完完全全的放心吧,正是因為放心,所以才能夠知道這所有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所以才能夠徹徹底底的做好這一切的事情來,他突然之間竟然是覺得自己絲毫都沒有負擔了,也已經完完全全的變成了另外的一副樣子。

    “不管是出于什么樣子的目的,告訴我這一切,但是我都是十分感謝你的。”

    是啊,不管是出于什么樣子的目的,告訴自己這一切,至少感謝的話,是絕對不能夠少的,但凡是想到這里,便是好笑的看著對面的方向,停頓了片刻之后,才終于開口說道:“我已經同過去不一樣了,現在我是李妙顏的監督者,我之所以留下來,便是要監督你,你知道嗎?”

    兩個人說著便是已經笑出了聲音來,明明都知道大家的存在是干什么的,但是現在卻是要比方才更加好笑了,甚至是已經完完全全的變成了另外的一副樣子來,現在好笑的說道:“我想不用擔心了。”

    陳儀皺了皺眉頭,開口問道:“什么意思?”

    “我之前雖然是相信你,但是我的信任和李妙顏的信任顯然是不能夠相提并論的,你知道嗎?”

    因為放大了好幾倍,所以現在才顯得無比鎮定,甚至是已經超出了這一切的界限,現在好笑的看著對面的方向,才終于開口說道:“我已經很長時間都不曾見到李妙顏了,還是上次的舞會見到李妙顏的,我不知道李妙顏現在怎么樣了?”

    是啊,至于李妙顏現在怎么樣了,司徒一空也想要知道,李妙顏總是裝作是一副十分堅強的樣子,好像是這天下之間,完完全全沒有任何的事情,可以讓自己動容,但是陳儀知道,就是因為太過于悲傷,就是因為將太多的事情放在心上,所以不能夠裝作是沒有事情。

    “李妙顏可以處理好很多的事情,但是一遇到你的事情,李妙顏好像是一個無頭蒼蠅一樣,整個人都已經亂了,所以我還是希望你能夠明白這所有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還是希望你能夠明白我現在所想的這一切。”

    是啊,就連司徒一空都能夠如此替李妙顏著想,為什么自己就是不能夠呢?明明是所有的一切都已經成為定局了,但是現在還是覺得會有一絲絲的希望會發生。

    “你知道嗎?我總是覺得只要是我稍微一努力,我就可以做到更好,但是李妙顏總是跟我說,只要是經歷便是最好,所以有的時候就算是我自己,我也是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我也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要做出什么樣子的事情來的。”

    是啊,但凡是想到這里,便是已經皺著眉頭,也已經顯然是無比悲傷,跟方才好像是不一樣了,現在他的臉上帶著滿意的笑容,這樣子便是可以跟李妙顏回去交代了。

    他總是知道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就算是如此,還是覺得好像是失去了很大的一個機會,還是覺得這應當是需要一個好的開始的,一旦是想到這里,現在便是諷刺的看著對面的方向,然后沖著對面的人說道:“會結束的,這一切都是會結束的,到時候我會回到李妙顏的身邊,我們兩個會一起幸福的生活的。”

    這只是陳儀的幻想,這樣子的夢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便是已經存在了,但是也不知道才能夠什么時候開始,就已經徹徹底底的從自己的面前消失了,對于自己來說,就是一個莫大的榮幸。

    “你知道嗎?我陳儀這一輩子誰都能夠辜負,唯一不能夠辜負的人便是李妙顏了,我甚至是可以用我哦自己所有的一切去補償李妙顏,但是我知道李妙顏是不需要的,李妙顏真正需要的是要讓我陪在她的身邊。”

    一旦是說到這里,現在便是好笑的看著對面的方向,然后目光之中帶著好笑的表情,雖然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要怎么做,但是一旦是想打這里,便是無比好笑的看著對面的方向,他突然之間覺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不管是到了什么時候都是會留在自己的身邊的人,才是最應當讓自己放下一切的人。

    “我知道太多的事情了,可是就是因為如此,才一直都束縛著我,才不能夠讓我去滿足于做一些自己一直都想要做的事情。”

    對于方才說的話,司徒一空是十分的明白的,就是因為李妙顏,自己現在也已經變得十分了解陳儀了,也已經完完全全的露出了一副笑意盈盈的樣子,這時候沖著對方開口說道;“雖然是不知道該怎么辦,但是李妙顏,真的是十分感謝你。”

    司徒一空如此對李妙顏佩服,這還是頭一次,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人能夠讓自己徹徹底底的清醒過來的,但是這個女人好像是有這樣子巨大的能力,顯然是可以做到讓自己弄清楚這一切。

    “我不知道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我一旦是想到李妙顏,我便是覺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我也覺得我好像是重新活過來了一樣,你知道嗎?李妙顏真的是這個世界上最應當讓人眷顧的天使。”

    能夠聽到陳儀這樣子所,真的是覺得是幸福的,就算是自己完全是一個局外人,也覺得是無比的幸福。似乎是用了很大的勇氣,才終于開口問道:“那個時候你是怎么想的,是真的是無比堅定嗎?”

    是啊,關于這個問題,陳儀好像是從來都沒有懷疑過,也從來都沒有考慮過,因為自己是這個世界上最確定的一個人,所以不希望別人去幫助自己做任何的決定。

    “因為那個人是李妙顏。”

    是啊,只是因為那個人是李妙顏,便是可以舍棄很多的東西了,也已經徹徹底底的忘記了自己要做的事情了,如果是放在自己的身上的話,大概是做不到這樣子的,也正是因為如此,自己才如此的敬佩陳儀,才覺得這個世界上,唯一可以讓自己這樣子不淡定的人,大概是只有陳儀一個人吧。

    王穎進來的時候,兩個人正在交流之中,陳儀看到了王穎,便是慢慢地站起身子來,然后將自己身上的衣服整理一下,沖著司徒一空開口說道:“這便是我之前跟你提到的王穎,說是你的粉絲呢?既然是見到了,便是好好的聊一聊吧,我現在需要出去了。”

    陳儀說罷轉身正要離開,卻是被對方一把拉住,司徒一空好笑的看著陳儀,問道:“你這是怎么回事,這算是怎么回事啊?弄清楚啊?”

    看樣子司徒一空,對于這種事情倒是十分有先見之明的啊,就算是自己還沒有說出什么來,現在便是也已經知道了,但是陳儀不準備要解釋,只是簡單地開口說道:“關于這件事情,我暫時不想要解釋,既然是已經見到了,便是應當好好地說說話,怎么時候都是你的粉絲呢?你說是不是?”

    陳儀的臉上帶著好笑的表情,這陰險的表情就算是對方不說出來,自己也是知道的,但凡是想到這里,現在便是無比好笑的看著對面的方向,然后皺了皺眉頭,開口說道:“你來找我嗎?”

    是啊,如果是過去的話,肯定是不會將這樣子的場合放在心里的的,但是現在好像是不同了,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這一切就已經徹徹底底的變了。

    “我說,你難道是真的是我的粉絲嗎?但是我之前怎么是沒有聽說過你,我也沒有見過你啊。”

    王穎算是終于完成了多年以來的夢想,一把拉扯著對面的這個男人,慌張說道:“就算是你沒有見到我也沒有關系,就算是你不知道我也沒有關系,因為我知道你,司徒一空,我早就開始喜歡你了,我比任何人都要喜歡你,我知道這不僅僅是粉絲和偶像之間的喜歡,你知道嗎?”

    這算是告白嗎?第一次見面就直接告白,是不是會讓對方產生出一種輕浮的感覺來,但是自己還是頭一次看到這樣子讓人動容的粉絲呢?

    司徒一空的臉上露出好笑的表情,直勾勾的看著而對面的女人笑著說道:“你就是王穎,你就是王總的女兒,如果我猜的沒有錯的話,這次的合作應當是也有你的關系吧?”

    的確是有她的關系,因為是自己不斷的求情,所以父親才會考慮要不要重新思考,但是現在不是要說出這些話的時候,王穎鎮定自若的看著對面的司徒一空,說道:“司徒一空,我原本是不想要以粉絲的身份和你相見的,但是我一想或許在這個世界上,真正能夠讓我不鎮定的人,大概是只有你一個吧。”

    是啊,真正能夠讓自己不鎮定的人,大概是很少的,就算是全世界都找一遍,大概是也是找不到的,但凡是想到這里現在便是好笑的看著對面的方向,也儼然是不知道該說些什么,不知道該做些什么。

    “你知道我現在是怎么想的嗎?我總是覺得但凡是我可以鎮定一點,便是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了,但是我知道,我沒有辦法讓自己冷靜,真正愛這一個人的時候,是完全沒有理智的,我甚至是從來都沒有奢求過要見到你,直到我竟然意外的見到了你。”

    說到這里的時候,司徒一空越發是覺得驚訝了,這不是簡單的見面會吧,這個陳儀,到底是在隱瞞著自己什么東西,現在司徒一空不可置信的看著對面的這個女人,現在竟然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后應當說些什么,只是荒唐的看著對面的方向,然后保持著跟對面的這個人的距離,笑著說道:“我不知道你現在在說些什么,我想既然是我們之間之前的確是見到過,那么現在也沒有什么需要說的了,我便是離開了。”

    王穎竟然是直接從后面抱住了這個男人,然后慌張說道:“沒有關系的,我只是覺得只要是可以選擇的話,我是可以做到的,但是我現在需要更多的時間去做跟多的事情,你知道嗎?”

    他點了點頭,然后半笑著說道:“所以,陳儀都也已經拜托你了。”

    完全是沒有想到,現在陳儀竟然是已經將自己給賣了,如果不是這個樣子的話,這個女人怎么會這樣子輕而易舉的就答應要幫助自己,這顯然是看上去有些簡單了,但是現在沒有什么能夠改變自己之前的看法。

    “我不知道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我想著或許我只需要一個新的開始,所以司徒一空,這便是最好的一個機會,難道是不是嗎?”

    司徒一空點了點頭,說道:“你說的的確是一個最好的機會,對于你來說,是認識我的最好的機會,對于我來說,儼然是沒有任何的理由不去認識你,是不是?”

    是啊,沒有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是會變成現在的司徒一空,臉自己都覺得無比惡心,甚至是覺得無比好笑的司徒一空,但是一旦是想到這里,現在便是有些擔憂的注視著對面的方向,似乎是不知道要如何跟對面的這個女人開口。

    “我知道有些話現在不應當說出來,但是我不知道陳儀是怎么跟你說的,我也不想想要通過騙取別人的感情,去做一些荒唐的事情,你知道嗎?”

    他點了點頭,大概是已經明白了,現在好笑的看著對面的方向,說道:“沒有關系的,只要是你提出來的,任何的要求,我都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做的,所以你壓根就不用的安心任何的事情,我都一定是會做好的。”

    說到這里便是已經停頓下來了,似乎是在等待著對方說出什么來,但是司徒一空卻是無比的鎮定,甚至是已經好笑的看著這個女人,咩有想到在天邊的另外一個地方,竟然是有一個對自己如此癡情的女人。

    “我說你為什么這樣子愛著我,你甚至是都還不了解我,怎么可以說是愛我呢?或許連你自己都不清楚,這是什么感情,如果這只是偶像和粉絲之間的感情,我是可以接受的。”

    司徒一空說罷便是已經輕輕的將王穎放在自己腰部的手拿下來了,然后直視著對面的王穎,開口說道:“我知道我現在有很多選擇的方式,但是我現在真的是不想要選擇,或許你不知道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這是我的內心,是我最想要說出來的話。”

    王穎不可置信的看著司徒一空,跟自己所想像中的那個司徒一空,似乎是不是一個人,這時候的司徒一空才是最有感染力的,才是讓自己覺得無比光輝的形象,但是就算是如此,自己還是覺得不知道該說些什么,也不知道該做些什么,竟然是比方才更加緊張了。

    如果說之前的一切都是不重要的話,那么就算是對方的回眸一下,也是對自己很大的勇氣,甚至是想過一千種一萬種的理由去接觸這個男人,但是現在好像是失敗了,完完全全的失敗了。

    “司徒一空,我很高興你可以跟我說出這樣子一番話來,但是我不知道你為什么要這樣說,我總是覺得有更好的解決的方式的,你知道嗎?”

    是啊,的確是有更好的解決的方式,但是自己選擇了最直觀,甚至是最簡單的一個,也是最不好的一個,但凡是想到這里,現在便是好笑的看著對面的方向,開口問道:“所以,已經開始給我下定論了嗎?我不是你所想像的那種女人,我真正的愛著你的,請你相信我。”

    司徒一空皺了皺眉頭,然后搖了搖頭,說道:“不管是因為什么樣子的原因,至少是現在不行,我需要一段時間,我們相互了解的時間。”

    現在不能夠讓對方知道這一切,也不能夠知道這所有的一切到底是以什么樣子來存在的,便是需要一個新的開始,至少是需要一個完完全全的新的發展才對。

    “王穎,我知道有些話或許我現在的身份是不應當說出來的,但是沒有關系,至少是我現在覺得我應當是重新振作一下,我覺得好像除了我之外,這個世界上任何的人都不應當說出這樣子的話來,你知道我想要說出什么來嗎?”

    是啊,這個世界上,眾人都是想要通過自己的手段去得到一些東西,從這個方面上來看,司徒一空好像是跟別人完完全全的不一樣了,但是就算是如此,自己還是覺得好像是失去了一個十分重要的好伙伴,也已經完完全全的跟過去不一樣了。

    “我不知道該說些什么,但是司徒一空,不管是怎么樣,我還是覺得十分感謝你,這個世界上,是你第一個開始給我一個全新認識的人,我真的是從心里感謝你。”

    因為太過于恭敬,甚至連司徒一空都已經開始懷疑了,難道是真的愛上自己了,所以才會這樣紙放低自己,一但是想到這里,便是好笑的看著對面的方向,開口說道:“沒有關系的,我只是覺得只要是需要一個全新的開始,我會給你的,但是我希望我們能夠用平等的方式去做這一切的事情,你知道嗎?”

    王穎不可置信的看著司徒一空,這個說出這些話的人真的是司徒一空嗎?真是自己深深愛著的司徒一空嗎?簡直是不可置信的看著對面的方向,也儼然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應當說些什么,無比緊張的注視著對方,說道:“你說的難道是真的嗎?真的是要和我認真的相處嗎?”

    王穎雖然是一直都是默默不聞,但是王穎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大概是只有王穎自己一個人知道的,她找到了李妙顏,現在直視著李妙顏,開口說道:“如果我沒有大聽錯,你就是李妙顏吧?”

    李妙顏皺著眉頭,壓根就不知道這個女人到底是誰,現在儼然是已經超出了自己的想象,也已經完完全全的變成了另外的一副樣子,她直視著這個女人,原本以為對方只是起來找茬的,但是儼然是沒有想到,這個女人現在竟然是安靜的可怕,竟然是讓人不知所以然。

    “你來找我,該不會是要來到我們家來喝茶的吧,如果是有什么事情的話,你現在便是直接告訴我,你放心好了,我會好好的聽著的。”

    她回頭看著李妙顏,這個女人可就是過去在江湖上聲名顯赫的那個女人,但是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竟然是已經淪落成為這個樣子了,現在王穎半笑著看著李妙顏,說道:“你放心好了,我前來這里,不是為了要告訴你什么,當然了,我現在也沒有其他的想法,我只是想要來確認一下,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旦是說到這里,李妙顏便是已經猜測到了,李妙顏木訥的看著對面的方向,踟躕了半天之后,才終于半笑著說說道:“我現在可能是不覺得有什么需要說出來的的,但是沒有關系,我想我自己一個人,也是可以做到的,我是不需要別人幫我做什么的,如果你是因為我之前和陳儀之間的關系來的,那么現在馬上請你離開。”

    她的目光之中總是帶著些許傷感的,如果之前的事情可以放棄,甚至是可以完完全全的不去在意,倒是也不用放在心上的,但是現在儼然是不同了,現在完全木訥的看著對面的人,笑著說道:“我想或許這所有的一切,對于我來說,儼然是沒有這么重要了。”

    王穎的話,讓李妙顏不知道所以然,如果之前的事情李妙顏都可以忽略不計,但是這次的事情李妙顏不能夠當做是沒有發生一樣,李妙顏正準備要拿出來手機,給陳儀打電話,卻是聽到王穎說道:“我這次前來,陳儀是不知道的,所以我現在需要你給我說一句話來,你說清楚,你是不是跟司徒一空現在在一起了?”

    李妙顏一臉疑惑的看著對面的這個女人,這個女人前來找自己,竟然是不是因為自己的未婚夫,陳儀,而是因為另外的一個男人,可以說是現在跟自己毫無關系的男人。

    “你來到這里,不是為了陳儀,而是為了司徒一空嗎?”

    李妙顏手中的手機被自己放在桌子上,李妙顏木訥的看著對面的方向,說道:“如果真的是這個樣子的話,我現在便是不知道該說些什么了,我覺得我好像是在做夢一樣,你知道嗎?”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福建22选5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