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極品全能保安 > 第1019章 穿過木橋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01961839.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它們的眼睛里閃著血腥的紅色光芒,吳松剛才聽到的嗡嗡聲,就是從它們那大大的嘴巴里發出來的。

    轉眼間,那些飛獸就飛到了橋面上。

    它們伸出鋒利的爪子,抓向橋面的木板。

    只聽一連串的咔擦聲之后,五米多長的橋面上的木板,變成了碎片。

    吳松展開火焰雙翼,騰空而起,飛到了一旁。

    那些飛獸明顯是沖著活人來的,它們一分為二,一部分,向吳松飛了過來。一部分,則向橋頭的剛風等人飛了過去。

    吳松張口噴出一股火焰,橫掃飛向自己的那群飛獸。

    當先幾只,被火焰噴中,咕咕怪叫著,跌入了深淵里去了。

    而后面的飛獸則十分的機靈,及時地飛到了一旁。

    那邊剛風和將狼各展神通,對付著那群飛獸。

    襲擊吳松的飛獸繞了一圈,隨后,從吳松的背后發動了攻擊。

    吳松轉身,再次張口噴出一股火焰。

    這一次,那些飛獸沒有逃走。他們齊齊張口那張巨大的嘴巴,吐出了一道白光。

    火焰和白光相撞,雙方不分上下,就這樣僵持著。

    吳松收了火焰,那些飛鳥噴出的白光則一往無前,打在了吳松的身上。

    頓時,吳松感到自己如同是墜入了冰窟之中,整個人從里到外都是涼的。

    他可以明顯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表面,在迅速的凝結著一層寒冰。

    吳松運轉元力,猛地一抖,身體表面的寒冰便盡數碎裂。

    隨后,吳松發動了偷龍轉鳳大法。

    飛鳥繼續射出白光,吳松的左手伸到身體前面,碰到白光,然后左手劃過一道半圓,繞到了身旁。

    那道白光也跟著被引到了身旁,吳松轉身,左手猛地往前一推。

    那道白光便循著原路,飛了回去。

    那些飛獸哪里見識過如此神奇的功法?一點防備都沒有,被自己發出的白光打中。

    一只只飛獸立刻變成了一個個冰坨,飛快得墜入了深淵之中。

    另一邊,剛風他們則和飛獸陷入了苦戰。

    那些飛獸靈敏至極,剛風發出的疾風快刀雖然厲害,但是有一半都被那些飛獸給躲開了。

    將狼那邊的閃電雖然快,幾乎可以百發百中地打中那些飛獸,但是他發出閃電的速度太慢了,根本忙不過來。

    吳松及時出現,張口噴出一股火焰,打死了一部分的飛獸。

    剩下的飛獸則在吳松和剛風將狼的夾擊之下,被盡數殲滅。

    吳松從空中落下,看著滿地的飛獸尸體,納悶道,“這些東西是什么?從什么地方飛過來的?”

    “這是鯨嘴獸,”旁邊的木方侃侃而談,“鯨嘴獸是在極北之地常見的一種妖獸,它們的嘴巴很大,如同是鯨魚的嘴一般,因而得名。

    它們成群結隊,可以從口中噴出寒冰光流,凡是被寒冰光流打中的人,都會在一瞬間化為寒冰,因此很不容易對付。

    這一次,多虧了你們幾位,否則光憑我一人,可是萬萬對付不了它們的。”

    “好了,我們快走吧,希望后面不會再遇到這樣的妖獸。”吳松皺眉道。

    眾人再次上路,因為橋面已經被毀了,所以,眾人就由吳松一個個帶到對面。

    到了對面之后,他們再次上路。

    這一次一路上很順利,在夜幕降臨前,他們的面前出現了一座宏偉的雪城。

    因為已經快要入夜的緣故,城里的人已經點燃了燈火。木方遠遠地看到這些燈火,長長地松了口氣,喃喃道,“幸好!敵人還沒有來。”

    “不要高興得太早了,”吳松看向西北方向,眉頭緊皺,“敵人還沒有來,但是敵人很快就會來了。”

    眾人都隨著吳松的目光看去,看到在西北方,幾十里開外,出現了密密麻麻的火點。

    每一個火點都是一個火把,遠遠看去,那些火點連成了一條長河。

    “不用一個時辰,敵人就會來了,”吳松緊張地道,“他們為了打我們一個措手不及,來了之后一定會立刻開始攻城,我們現在趕緊進城,通知里面的人做好守城的準備。”

    眾人急忙趕到了城下,守城的士兵詢問眾人的身份。

    木方報了自己的名字,守城的人看了木方的臉,認出了他,于是這才放吳松他們進來。

    他們進來之后,木方立刻找到守城的士兵,急切地道,“馮將軍在什么地方?”

    馮將軍是玉兔教總部負責防御的人,守城的士兵不明白木方是什么意思,道,“你找馮將軍干什么?”

    木方急的都有瘋了,“有敵人來攻城了,我必須立刻找到馮將軍,讓他開始準備城防。”

    “攻城?”那個士兵撓了一下頭,有些不解,“誰來攻城?”

    在這極北之地,環境惡劣,天氣叵測難辨,平時即便是常人,要進入這極北之地,都是十分困難的,更不要說是軍隊了。

    在玉兔教總部的人心中,個人可能會來這里尋仇,但是軍隊是絕不可來攻城的。

    所以,那個士兵才會有這樣的反應。

    此時,他們站在城門的門洞里,木方也不可能讓他去看那些火點,他急躁地道,“你只管告訴我,馮將軍在什么地方?”

    “應該是在大殿,此時他應該是和教主一起,在向萬神祈福。”那個士兵指著一個方向道。

    玉兔教總部所在的雪城是依山而建,住房都建在山腳和山腰,而在山頂上,則建著他們玉兔教的神殿。

    那里是供奉神靈的地方,所謂的神靈,其實就是上古萬族。

    雪城很大,從吳松他們所在的城門,到山頂,即便是腳程快的人,也得半個時辰。

    敵軍即將到來,時間自然是不容耽擱。

    吳松對剛風等人道,“你們留在這里,我帶著木方前往神殿。”

    說完,吳松展開火焰雙翼,帶著木方騰空而起。

    片刻之后,他們降落在神殿的門前。

    神殿是一個建筑群,占地不小。吳松他們此時是在神殿的門口,而那個士兵所說的大殿,則是在神殿的后部。

    兩人剛剛落下,就傳來了一聲斷喝,“什么人?!”

    兩個士兵從門洞里走了出來,他們全都手持長槍,面色兇惡。

    這兩個人是看守神殿的士兵,神殿這么神圣的地方,一般是不允許普通人進入的,就是靠近都不行。

    木方上前一步,“麻煩兩位通報一聲,就是情報分壇的木方有重要的事情要求見教主和馮將軍。”

    “教主和馮將軍正在祈福,吩咐了,不管是任何人來見,都一律先等著。”其中一個士兵以十分生硬的語調道。

    “我們是真的有急事,雪城危在旦夕了,求求你們趕緊去通報一聲。”木方著急地道。

    “休要在此妖言惑眾!”士兵面露兇惡之色,“否則,我便將你當場拿下。”

    “你們這些蠢貨!”木方氣的大罵一聲,情急之下,就要往里面闖。

    其中一個士兵唰的一聲抽出了鋼刀,也不說一聲,就用力砍向木方的頭。

    木方身為情報分壇的人,身手自然是了得。見對方的鋼刀砍下,腳跟一扭,側身避開。

    但是守護神殿的士兵也非等閑之輩,都是個頂個的好手。

    他的鋼刀忽然橫著拍向木方的胸口,這一下變招十分的厲害,猶如羚羊掛角,無跡可尋。

    木方也無法避開,被鋼刀的刀背拍在了胸口上。

    只聽咔擦一聲,木方的肋骨斷了一根。

    他踉蹌后退,站在另一邊的士兵舉起了長槍,直刺木方的后心。

    木方受了重創,又看不到身后的情況,根本無從躲避。

    眼看木方就要被長槍戳中,就在這時,一道白光閃過,長槍斷為兩截。

    吳松一陣風般來到了木方的身后,扶住了他。

    木方咳出一口血,掙扎著還要站起,吳松急忙止住他,“木兄,稍安勿躁,這里的事情交給我。”

    “你是何人?竟敢幫助擅闖神殿的嫌犯,不想活了嗎?”一個士兵厲聲大叫。

    “哼!”吳松冷哼一聲,“你們這兩個人,不分青紅皂白,就肆意殺人,你們就不怕殺錯好人嗎?”

    “我們的事,還用不著你一個外人來評判對錯。”另一個士兵挑釁地道。

    “好一個不需要評判對錯,那就廢話少說吧。”吳松上前一步,伸出左手,抓向其中一個士兵的臉。

    那個士兵沒有想到吳松來的這么快,吃了一驚,但他并沒有慌亂,雙腳一點,躍到了旁邊。

    而幾乎與此同時,站在旁邊的那個士兵則伸出長槍,刺向吳松的咽喉。

    吳松手中化出一把元力長劍,猛地一揮,那邊長劍就斷為了兩截。

    吳松正準備沖到那個士兵的面前,就在這時,身后忽然響起了一陣風聲。

    吳松急忙低頭,一把匕首擦著吳松的頭皮飛了過去。

    身后的那個士兵掄著鋼刀,跳了過來。

    他揮動鋼刀,橫著砍向吳松的脖子。

    吳松伸出右手,去拍擊對方的胸口。便在這時,另一個士兵的鋼刀已經來到了吳松的背后。

    吳松急忙轉身,堪堪避開了那把鋼刀。

    他撤步后退,和那兩個士兵離開距離。

    現在吳松是明白了,這兩個士兵的厲害之處在于,他們可以相互配合。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福建22选5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