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宿罪 > 67.失勢陷阱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01961839.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連續著幾天里死了四個朝廷命官,而且他們的官階都不算低,即使是鳳景行想壓下來,還是無可避免的傳到了西鳳帝耳中。可想而知帝王有多震怒了,他將朝綱弄得烏煙瘴氣也就算了,現在還發生官員連續死亡,這種事傳出去必會朝政不穩,軍心渙散的。先不說死的人究竟是被鳳景行調換的還是原本就委以重任的,只要一日頂著朝廷命官的名號,那就都關朝廷的事。

    西鳳帝是在寢宮中將鳳景行叫來問話的,“聽說你已經將那個兇手給抓到了?”帝王躺在臥榻上問鳳景行道。他的臉色看起來不怎么好,連續著病了好些日子,不僅又瘦了許多,就連精神都不好。勉強才能支撐著身體,說不上幾句話就又覺得疲累不已。若非宮中出了這等大事,想必西鳳帝臉色也不會那么難看。將國事交到他手中,由蕙平在旁脅從處理,但她畢竟是位公主,即使有權利加上她自身的氣勢,做起事情來還是會有不聽者眾,相反鳳景行則不同了,他既是監國又是王爺,說一不二。西鳳帝本以為交由他們二人出不了什么大事,就算有還有他親自會處理,可是這才過了多久。他們難道當真這么不堪么?就如晚晚說的,西鳳沒了司夜離當真就無人可用?他以為他不信,可是形勢容不得他不信。

    西鳳帝嘆了口氣,就聽得鳳景行低了頭稟告道:“是,皇兄。臣弟未能將你交代的事做好,枉費了你的信任。”他聲音中有懺悔。

    到底是自家兄弟,怎么都無法真的對他發火,西鳳帝語氣稍稍松軟了些,問道:“說來看看。”他到是想看看是誰那么大膽子連朝廷命官都敢殺,到底有什么仇怨。

    鳳景行躊躇了下道:“葉裴,是葉統領。”

    “什么?”這次輪到西鳳帝震驚了,不可置信的從床榻上起來,看著鳳景行的眼睛,似要在那其中看出玩笑的成分來。可鳳景行那認真的樣子哪里像是說謊了。

    哐當。兩人不約而同望過去。正從殿外端著湯藥的晚晚進來,在進殿時聽到了兩人的對話,一個失神打翻了手中的錦盤,忙的跪下身去惶恐道:“奴婢該死,奴婢該死。”

    她這樣莽撞到是很少見,可能也是因為在聽到葉裴的名字后對于這位常在宮中走動的禁軍統領感到難以置信吧。西鳳帝并未怪罪她,別說是她,就算是他都不能想象葉裴會殺人,他素來都衷心,無論什么時候宮中風波云涌,他都只堅信著守衛皇城,守衛皇室才是他首要的任務。這樣一個人或許西鳳帝會看不上他的愚訥,光只會衷心有什么用。他也會看不上他的家世,認為他配不上蕙平,從而在蕙平面前直截了當的拒絕了,并告訴她他們之間永無可能。其實他除了不夠有野心外,當真是個良婿,為人更是毫無挑剔,是一路看著他長大的。為什么今日才來告訴他,葉裴其實是有問題的,這讓西鳳帝如何去接受,又讓他情何以堪。若說這么多年單單只是錯看了一個人,那將皇宮守衛交給他的西鳳帝豈不讓人覺得可笑至極。

    “行了,你下去吧。”西鳳帝擺了擺手,讓晚晚退下。繼而又問道:“已經審過了?”

    “沒有。”鳳景行不敢隱瞞:“但證據確鑿,通政使死時他就在身邊,兇手就是他,就算不審臣弟也敢確定。”鳳景行言之鑿鑿。

    “混賬,沒有審過怎么知道就一定是他?你那么著急將案子定了可是有什么隱情?若是葉裴不是兇手,那你豈非放虎歸山?”西鳳帝怒罵道,對于鳳景行的言詞很是不滿。

    “是,皇兄教訓的是,臣弟這就派人去查,皇兄莫要動怒,明日就要過年了,臣弟還等著來給皇兄拜年呢,皇兄要將身子養好了才行。”他說著冠冕堂皇的話將西鳳帝先給哄慰了。

    西鳳帝也懶得與他多說,又交代了他明日宮中舉辦的宴會事宜,才再次叮囑道:“一定要確保城中百姓安全,切不可再出此等事。”

    鳳景行連連保證后才從延清宮中退出。他臉色陰霾,在宮人面前瞬間轉換了副嘴臉,徐暮見他如此也不敢上去打招呼,徑直往寢殿中走告稟道:“皇上,三公主求見。”

    蕙平?她來是為了何事西鳳帝大概已經有些明白,他頭疼的厲害,特別是為了這件事煩心后連胸口都在發悶,本是不想再見她,但想想依著蕙平的性子見不到也不會罷休,再說現在由她與鳳景行當政,他也想從蕙平口中聽聽鳳景行是如何處理國事的。

    徐暮退下后,蕙平噗通一聲跪在地上,待西鳳帝反應過來時她的哀求聲已經響起:“父皇,葉裴是無辜的,他沒有殺人的動機,再說他這幾日一直在宮中當值根本就沒有時間去殺人,兒臣愿為他擔保,他這些年為父皇守衛著皇城就算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父皇怎能不信任他,任著皇叔對他栽贓陷害呢?”

    他這個女兒素來都是心高氣傲,在眾兒女中也是出類拔萃,莫說從小就沒對他行過個規規矩矩的大禮,就是她母妃死后一直都是他在嬌慣著她,對她好言忍讓,什么時候能見她為了誰正正經經跪過了?西鳳帝內心有些不是滋味,到底還是為了那個人來求他,從前他們已經為了此事鬧得不太愉快,他以為她總歸是知道自己錯了,即使她愛玩惹事都不要緊,可她不能為了這么個人將自己給賠進去,這是他不允的。

    西鳳帝沒有搭理蕙平,她眼眶一紅哭著哀求道:“父皇,兒臣就只喜歡他,兒臣可以什么都不要,但請父皇能成全兒臣,只要保住他,兒臣什么都可以答應。”

    “如果是他真犯了罪,你以為是你哀求幾聲,胡鬧幾聲就能有用的嗎?”西鳳帝質問道。

    “父皇沒有查過又怎知他一定是有罪的?父皇不要告訴兒臣此事交由皇叔去辦,皇叔在朝堂上弄得烏煙瘴氣父皇想必也看到了,皇叔為何都將重要的臣位都交由他的人來坐,難道父皇還沒看出皇叔的野心嗎?兒臣雖不知此事是否與皇叔有關,但父皇當真就沒想過守衛皇宮這么大一份職責若是空缺下來,這份差事又要交給誰才能安心呢?皇宮是皇城最后一道防線,若是真有人想對父皇不利,那只要將葉裴除去,就是最好的時機。他們葉家守衛了皇宮那么多年都無事,為何偏偏就在皇叔監國后他的位置立刻就坐不穩?父皇還覺得兒臣是在無理取鬧感情用事嗎?兒臣是想保他,可保他不也為了我們自身的安全嗎?至少他是兒臣所信賴之人,至于其他人還請父皇三思。”蕙平展現出了她對政事上的理解,她一向都知道身在皇宮眼淚是最輕賤的,只有有利用價值才不會被人所丟棄,不止是葉裴她也是如此。

    這位三公主從來都知道自己的長處在哪里,她既然想要爭奪皇權,若是連這點分析能力都沒有那也枉費司夜離將她扶持上去。當初她能與司夜離達成共識互相扶持就能看得出來她的聰明才智,才會在司夜離失勢后依舊保住自己得到西鳳帝的器重。懂得棄車保帥才是會下棋,保存好實力方能有共贏的一天。

    而她此番分析下來也讓西鳳帝了解了葉裴在皇宮中的重要性,除非他是真的糊涂到想換人,否則斷會深想她的話。而他深想下來于葉裴來說就是個緩機。

    “你都說了現在朝中都是你皇叔之人,你以為還有誰能替葉裴將此事查清?”西鳳帝問道。

    “兒臣以為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而且那人無論是為了高官厚祿還是金銀錢財都勢必要盡心盡力,絕不會偏袒了誰,只會效忠父皇。”

    她的這番建議到是不錯,西鳳帝斟酌了下便讓徐暮來擬旨,只要有這個人肯出來查辦此事,那必將有重酬。但愿事情真如想象中那么順當,不過有蕙平在,她既然想保葉裴自然就不會再讓鳳景行的人來插手。

    “父皇,兒臣有一人選。”蕙平稟告道:“若是司相能將此事處理好,可否官復原位?”

    西鳳帝看著她良久都不說話,他不是不知道司夜離的能力,可他畢竟才被罷了官現在又將事情交給他處理,那鳳景行那邊會有什么想法?會不會覺著其實就想借著此事重新讓他復勢的?西鳳帝琢磨了下,司夜離執掌朝政這么多年來權勢也確實太高了,連他都產生了忌憚,又加上他從前的那些好名聲,足以令人惶惶不可終日。趁此機會削權也并非是壞事,雖說西鳳帝也存著遲早要將他官復原職的念頭,但還是想先冷落他一段時間挫挫他的銳氣,這樣他手中的權勢少了帝王才不會終日不可安穩。不過比起鳳景行來他行事算是低調的,就算緊握權利也不曾濫用職權過,到還算是本分。但時機尚未成熟,他才剛將權利交給鳳景行,就又將司夜離復勢的話會引起鳳景行反彈的,以為他是故意這么做,那到時才是激化矛盾,弄得他自己沒法做。

    “這樣吧,朕先解了司夜離的禁,就說是年關開恩,讓他再在暗中查案,明面上還是要有個人擔著此事,否則你皇叔那邊也不好交代。此事就由你去說,若是做好了朕會著情考慮的。”西鳳帝也不再堅持,擺擺手按照她的意思去辦。

    “是,兒臣領命。”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福建22选5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