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英雄聯盟之無雙大盜 > 第一百八十一章 無稽之談

第一百八十一章 無稽之談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01961839.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無稽之談

    赫連面沉似水,在他面前,青松一般站著十幾個身穿勁裝的中年人,他們年紀最小的也有四十歲,但站在赫連面前,卻像是鐵塔一般,一動都不動。

    連日來的不停搜捕,面前少年的手段早已讓他們心服口服,之前或許是迫于家主壓力,不得已過來保護他,但現在想來,或許跟在他的身邊也是一種不錯的選擇?

    誰會想到,獵物與獵人之間瞬間轉換了一個位置,或許就連赫連家主都沒有想到,被派來保護赫連的天威衛會變成他手上最鋒利的刀。

    被視為獵物的赫連沒有與歷史上那些人一般坐以待斃,反而主動出擊,這是誰也沒有想到的事情。

    一瞬間,哈曼城被眼前的少年攪得天昏地暗,與赫連家族敵對的勢力更是如臨大敵,十幾名四階職業者,不管放在哪里,都是宛如核彈一般的大殺器,更何況,這十幾人還不是散兵游勇,而是訓練有素的殺人機器。

    大比之后還懷有一些異樣心思的人瞬間蟄伏起來,就連一絲觸角都不敢釋放,安靜得就像是最乖巧的娃娃,直到這個時候,人們才想起來,面前少年的身份除了是哈曼城第一天才之外,他的身后還站著赫連家這個龐然大物。無數人在罵赫連家主是不是瘋了,家族最精銳的力量就這么輕而易舉給赫連三分之一,這可是家族底蘊,但也有無數人從赫連的舉動之上看出了更多,暗自佩服赫連家主這一手果斷鐵腕之外,更是夾雜了無數的羨慕嫉妒恨。

    赫連家有赫連月白這小子,二十年之后哈曼城還有誰會是赫連家的對手?只怕得同樣深處高位的那幾家聯合起來才行吧?

    赫連的舉動瘋狂而無禮,不是沒有人向城主府投出抗議,但這些抗議便如泥牛入海,城主府就像是一頭安靜蟄伏的龐然大物,冷眼看著赫連瘋狂的舉動,目光之中,似乎蘊含一絲贊賞?

    眼見城主府放手不管,那些人便把目光投向了與赫連家處于敵對勢力的一流家族的身上,比如納蘭家,比如榮家,曉之以情動之以理,卻只是換來他們的冷笑而已。

    現在還在瘋狂運作的人,只是些消息不算靈通的小蝦米而已,真正有些實力的人誰會不知道,就在慶功宴當天,城主府悄然到了赫連家,對赫連月白凝視了三秒,留下了一句不錯。

    便是這聲不錯,讓他們動都不敢動,不管他們的實力在哈曼城是多么龐大,他們永遠沒有忘記,這座哈曼城是屬于誰的,誰也不知道,在那看似平靜的城主府之內,隱藏了多少秘密,蘊含了多少通天手段。連日的奔波,縱然只是在哈曼城之中,赫連臉上也帶上了一絲風塵,多日奔波的疲倦讓他的臉面顯得粗糙了一些,唯有那雙眼睛,卻越發地明亮。

    明亮得就如天上正在搜尋食物的鷹隼。

    他看著面前鐵塔一般佇立不動的一十六人,滿意地點了點頭:“大家與我合作多日,其他不多說,這次目標,南城吳家!”

    “出發!”

    “諾!”轟然應諾聲整齊劃一,殺意凜然,響徹云霄,暗地窺伺者面容大變,如喪考妣。

    第兩千二百五十一次!

    李琦來不及擦拭額頭上的汗跡,閉目默記,確定自己已經將方才失誤的地方,所要注意的點,所發生的問題都記了下來,他方才睜開眼睛。

    想要把兩種魔法融合在一起,難度超乎了他的想象,即便是他已經窺得一絲途徑,也依舊困難重重。

    不過好在每一次的失敗,都會給他帶來更多的體悟,給他帶來更好的靈感,李琦的情緒反而越發的高漲。

    就在方才,他遇到了一個更大的轉折點,或者說困難……以精神力為紐帶來連接兩枚烙印,從理論上來說,是可行的,但所產生的更大的問題就是,李琦的精神力相比較這兩枚烙印來說,還是太脆弱了一些。

    一種是經歷了不知道多少代人穩定下來的結構,一種只是初出茅廬的還在試想階段的手段,兩者一比,高下立判。

    說實話,自己胡亂折騰出來的紐帶能夠堅持好幾個呼吸,這一點已經讓李琦很是驚訝了,會出現這種問題,早在他意料之中。

    在刻畫了這么長時間烙印的時候,李琦的腦筋也沒有閑著,他既然早已經預料到了這種事情,怎么會沒有準備。

    深呼吸一聲,李琦拿出《魔法陣詳解》,翻開第一頁,心神沉浸其中。

    沒錯,這就是他想出來的辦法,之前這么多的實驗,與其說實在實驗,不如說是為了驗證自己想法的可行性,實驗到現在,李琦可以保證,除了精神力紐帶強度不夠,不足以將兩種魔法牢牢鎖在一起,其他的方面沒有任何問題。

    精神力強度不夠,這并沒有辦法,一時間李琦也想不出更好的辦法,但兩種魔法的魔法烙印也是精神力構造而成的,為什么會比自己的精神力紐帶穩固太多?還是因為那是兩種完整的魔法烙印,魔法烙印從本質上來講,仍舊屬于符紋的范疇,符紋的事情,還得回到符紋上面來解決。

    如果李琦沒有記錯的話,自己當初刻畫月華緋光陣的時候,所使用的那幾枚晶核并不屬于同一種魔獸,甚至它們所蘊含的屬性一樣不同,既然月華緋光陣能夠刻畫成功,并沒有因為相沖突的能量而爆裂,自己為什么不能借鑒月華緋光陣來搞明白自己的精神力紐帶?

    之前的時候李琦還沒有在意這些地方,這次帶著目的性再次去看月華緋光陣,果然在上面找到了自己所需要的東西。

    就是這個!

    李琦目光灼灼,看向月華緋光陣陣心一道微不足道的鎖扣結構,他捧著書的拳頭慢慢攥緊。

    面前的道路越來越窄,同樣,李琦心里也越來越緊張,他能夠想到的所有東西,在這些日子里的試驗中已經一一使用過,所有有價值的想法也一一驗證過了,唯一還剩下的,便是這月華緋光陣。

    即便月華緋光陣成功的可能性與之前那些比起來,不知道大了多少,但是關心則亂,在沒有得到確切結果之前,李琦的心依舊忐忑。

    如果……如果失敗了會怎么樣?李琦眼神恍惚,旋即倏地回過神來,他咬緊牙關,眼中射出如餓狼一般的光芒。

    絕不會失敗了!

    再也不會失敗!自己將要面臨的,只有成功!

    李琦想要怒吼,他將目光再次轉向那鎖扣結構,開始從最基礎的地方一點一點研究起來。

    城主府內,披甲帶刀男子右手撐著桌面,仿佛若有所思一般看著面前,眼神中還有一些空洞,一些漫不經心。

    面前的地面上放著四具尸體,四具慘不忍睹的尸體。

    火法師就像是被狂奔中的犀牛撞上了一般,身體詭異地從中間折斷,腦袋能穿過下肢看到自己的脊背,眼中布滿血絲,滿是駭然。

    重盾劍士的門板一般的重盾就像是一塊松軟的蛋糕一般從頂端被壓到低端,變成一灘爛泥的模樣。

    他的尸體與站在他身旁的劍士尸體陳列在一起,不是不想將他們分開,而是兩人的尸體就像是被壓土機碾壓了一遍又一遍一般,像是一只熟透的西紅柿,被碾成只剩下一張皮囊,皮囊里面的肌肉組織,骨頭血液內臟,都從皮囊的縫隙處被擠了出去。

    就連皮囊都是黏在一起的,想要把他們分開,何其艱難,據說當時去收尸的城主府近衛軍,號稱殺人不眨眼的魔鬼,看到現場那血腥的模樣,都差點吐了出來。

    另外一人便是當時蹲在街道對面房頂上的那名俊逸弓箭手,他半截兒身子已經消失不見,只剩下上半身,自腰腹處斷成兩節,下半身不知道去了哪里,青色散發著惡臭的腸子從斷口處流淌出來,黏糊糊淌了一地。

    “事情就是這個樣子……”站在城主面前的男子說清楚最后一句話,已經是滿面蒼白,在他管轄的范圍之內出了這種事情,他難辭其咎。

    “你是說,當初殺了他們的是身高有二十幾米的巨人?一只手掌和他們差不多大?只是一腳就踩死了兩名三階劍士?”城主沉思了半晌,緩緩開口。

    “千真萬確啊,小人不敢有絲毫隱瞞,這些消息,都是小人從小隊里面的幸存者口中得知的,據他所說,只是一個照面,他的隊友便死了四個,只是邁出了一腳,揮出了一巴掌,他連拼命的機會都沒有,只能躲藏起來,將這些消息告訴屬下,屬下找到他的時候,他幾乎連話都不會說了,他們可都是百戰精兵啊!”那人聲淚俱下。

    “巨人族在那場大戰之中,早就消失不見,怎么可能出現在元素之森,更何況,巨人族體型巨大,進我哈曼城竟然能沒有一個人知道?你當我是蠢貨么?”披甲帶刀男子眼神逐漸銳利起來。

    “噗通……”下面那人再也站不住,一下撲到在地:“千真萬確啊,屬下就算是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欺騙城主啊!”

    披甲帶刀男子沉默開來,過了許久,幾乎在下面那人要絕望的時候,開口道:“你說他們之所以到那個地方去,是因為有人舉報說那個地方有問題,有人懷疑那邊與你們正在追捕的鬼面佛匪有關?”

    “是是!”下面那人忙不迭地點頭,生怕回答遲了,等待著自己的就是身首分離。

    “鬼面佛匪……查,給我把他們的底細統統查清楚,今天晚上之前,我要見到他們所有的資料!”披甲帶刀男子的聲音冰冷如刀。

    “是!”趴在地上那人渾身濕透,就像是剛從水里撈出來一般,他心里松了口氣,知道自己暫時是性命無憂了,不過若是沒有完成城主布置好的事情……

    他渾身猛地打了個寒顫,就連招呼都來不幾打,連滾帶爬地朝著門外沖出去。

    首位上,披甲帶刀男子眼神深邃宛如星空。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福建22选5号码